• <bdo id="kyewy"><samp id="kyewy"></samp></bdo>
  • <code id="kyewy"><samp id="kyewy"></samp></code>
  • 路從今夜白之遇見青春分集劇情介紹

    路從今夜白之遇見青春第1集劇情在線觀看

    十一年前,天才畫手顧夜白在山間公路上遭遇車禍,由此患上創傷后應激障礙,造成了心因性色盲,斑斕色彩在他眼中只能呈現出一片混沌的灰色。對于畫家而言,這樣的打擊無異于晴天霹靂,顧夜白認定自己前途無望,整個人沮喪消沉。

    原本,他也有著遠大的理想和美好的未來。他本來已經獲得第四十五屆國際青年藝術家大賽的金獎提名資格,有幸追隨自己幼時習畫的老師遲箏,成為第二個獲得金獎的中國人。可如今眼傷未愈,自己的年齡在明年就會超出參賽限制,眼看著今年便是最后的機會,顧夜白深感壓力巨大,心亂如麻。

    另一邊,藝心畫廊正在舉行一場隆重的酒會,畫廊老板的侄女周懷安,同時也是顧夜白同校的學姐。她正發短信給顧夜白,問他何時有空。顧夜白此時正在海島寫生,綠樹藍天礁石在他眼里,只能呈現出深淺不一的灰色。他想到醫生讓他休養的勸告,更加煩悶,為了鍛煉眼睛對色彩的敏感度,他反倒加緊了作畫的速度。

    周懷安被記者抓拍,一名男子適時出現為她擋住了記者的鏡頭。她望過去,發現來人是自己同校的師弟,新一代青年畫家的代表——魏子健。二人寒暄數句,看到畫廊老板周主編即將發表講話,忙和大家一起湊到臺前。周主編在臺上表達了想要與市內頂級畫家許先生續約的意愿,可許先生卻一反常態,表示當今時代流行風向已經轉變,他將不再續簽,而是回到母校繼續發展。周懷安見狀淡定上臺,高傲回擊道老一輩畫家一成不變確實不合時宜,畫廊已物色到新的天才畫家作為新鮮血液,暗地里與許先生針鋒相對。

    許先生反問周懷安,天才畫家究竟何人?周懷安傲然道,此人雖然還只是諾丁漢大學的在校生,但畫技與天賦卻不遜色于任何人。記者們都以為周懷安指的是與她交好的魏子健,可周懷安話鋒一轉,透露出此人曾獲得過國際青年藝術家大賽的金獎,臺下頓時驚嘆一片,唯有魏子健尷尬不已。

    回到家中,周主編怪侄女講話鋒芒太盛,恐怕會得罪人,并且說出許先生不再續約的真實原因乃是被同行高價挖走。周懷安卻絲毫不擔心,反倒安慰叔叔,自己尋來的這位天才畫家,一定能取代許先生成為藝心畫廊新的招牌。同時,魏子健找上門來,他表示自己從未在同學中發現什么天才新銳,更希望懷安師姐能考慮他作為畫廊的簽約畫家。

    夜白正在海邊出神,突然發現有人跳海輕生,一個女孩已經游進海里救人,他不落人后,急忙跳進海中,奮力向著兩個女孩游去。為了救上溺水者,救人的女孩路悠言取下夜白的畫板供溺水者抓扶,上岸后,夜白才發現,自己的畫板已經被打濕,畫作盡毀。他失態地咆哮起來,路悠言連連道歉,可他恍若未聞,痛苦地把畫板摔在地上,失魂落魄地離開了海灘。

    另一邊,路悠言將夜白丟棄的畫作撿回家,趁天晴試圖修補,在一群小朋友的幫助下,路悠言用自己的解讀方式重新為畫作填色。路悠言的哥哥遲璞提醒她不要沉迷涂色,耽誤下面的行程。

    事分兩頭,顧夜白眼疾不見起色,畫作又被毀,他已自暴自棄,甚至打算向組委會表示退出金獎評選。突然,他的房門口多出了一幅畫,畫上還夾著路悠言寫的字條。路悠言再次向夜白道歉,并附上了自己重新上色的畫作。沒想到,夜白看到畫作那一瞬間突然驚詫萬分,原來他竟然奇跡般地重新看到了顏色!夜白急忙去尋自己的恩人路悠言,沒想到卻在公交站臺擦肩錯過。

    心理醫生得知后鼓勵夜白,繼續找到刺激他眼睛好轉的信號源,進一步驗證效果。夜白咀嚼著醫生的話,回到諾丁漢大學門口,沒想到路悠言也是諾丁漢的學生。好巧不巧,風將路悠言的帽子吹到了夜白手中,夜白看到路悠言向他跑來,在他的眼睛里,世界以路悠言為中心,逐漸綻放出原本絢麗的顏色。夜白驚訝于自己的好轉,路悠言卻有事離開了,夜白只來得及抓拍了幾張路悠言的背影。

    回到寢室,舍友蘇珊和小蟲看到路悠言因病休學數月,如今健康返校,都十分高興。小蟲作為學霸,還幫路悠言整理好了離校期間落下的筆記,路悠言十分感動,打算請舍友們聚餐,小蟲家境貧寒,為了兼職婉拒邀請。另一邊,夜白的舍友兼死黨林子晏見到夜白返校,大呼畢設有望;魏子健找到林教授,請求查看其他同學的作業,林教授一口答應,還不住口地夸獎子健勤奮。子健看到一副用色大膽構圖跳脫的作業,教授說這是林子晏的作品,子健猛然想到金獎提名者中有一個來自中國藝名為Lin的人,想當然地把林子晏當作了自己的假想敵。

    另一邊,夜白在校園內作畫,沒有路悠言的幫助,他始終無法調出滿意的顏色。說曹操曹操到,路悠言與蘇珊上課經過,夜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一路尾隨。他試圖通過回憶路悠言來加深自己視力的恢復,哪怕是一個微笑,一個回首,都被夜白死死鐫刻在心中。

    夜白正在慢慢擺脫瓶頸,可藝心畫廊卻在陷入困境。秋季展覽在即,畫廊青黃不接,周主編見不到所謂的新人到來,開始自亂陣腳。周懷安卻淡定地勸叔叔相信自己,保證能讓畫廊一鳴驚人。叔叔走后,周懷安再次打電話給夜白,勸他早日簽約,莫失良機,夜白婉言謝絕了。

    校園內,蘇珊作為學生會干部,正為了優秀校友宣講會的事發愁。那些在熱門領域頗有建樹的學長們往往無暇參加,蘇珊辛苦半天也只邀請到了從諾丁漢大學畢業兩年的周懷安學姐參與。路悠言卻腦洞大開,為常規宣講會提供了邀請新興領域前輩的主意,蘇珊直夸路悠言有創意。

    夜白為了治療眼傷,開始沒日沒夜地在紙上描繪路悠言的模樣,希望能借她幫助早日恢復。由于太過出神,他稀里糊涂地走到了法語系教室,還被老師點名答題險些出糗。巧的是,路悠言此刻就坐在他身后,可夜白忽然接到短信,他慌忙起身離開教室,與路悠言再次錯過。

    路從今夜白之遇見青春第2集劇情在線觀看

    周懷安受邀前來,剛與蘇珊照面就盛氣凌人地指責她的宣講會方案不可行。蘇珊被周懷安壓了一頭,心下不悅卻又不好發作,路悠言卻站出來支持蘇珊。周懷安正要發作,恰逢余主任趕到,蘇珊與周懷安在余主任面前據理力爭,不歡而散。

    周懷安將蘇珊的方案改的面目全非,蘇珊郁悶不堪,路悠言反倒貼心地安慰她換位思考。另一邊,吊兒郎當的林子晏要去聽宣講會,拉夜白一起,夜白拒絕。子晏羨慕夜白實力超群,可以不用為就業和前途所困擾,可夜白心下清楚,如果自己的色盲不能痊愈,何談什么前途呢。

    林子晏來到會場,才發現自己粗心把簡歷落在了寢室,趕緊發短信求夜白跑腿送來。后臺也是狀況百出,周懷安發現自己的主持禮服被弄臟了,詢問得知禮服一直是由蘇珊和路悠言保管的,她立刻以為是蘇珊蓄意報復,喊來蘇珊和路悠言對質。兩人已經承認是工作失誤,答應會妥善處理,可周懷安不依不饒,胡攪蠻纏非說蘇珊是故意報復,蘇珊氣急,無意中將周懷安推倒在地。

    糟糕的是,她推倒周懷安的一幕被聞聲趕來看熱鬧的同學看在了眼里,魏子健本來是要來為周懷安獻花,來到后臺卻發現周懷安倒在地上。林子晏也跑來添亂,不問情況就嚷嚷蘇珊是惹禍精,魏子健更是認定周懷安無辜,蘇珊路悠言一下成了眾矢之的。這時,夜白來送簡歷也趕到后臺,一眼看到路悠言受人指責,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

    雖然風波驟起,好在宣講會還是圓滿結束,路悠言幫蘇珊搬箱子回后臺,夜白遠遠看到那費力抱著大紙箱的瘦小身影,急忙趕了過去。路悠言剛在后臺放好東西,夜白趕了上來,他想表達自己心中的想法,卻一時口不擇言,路悠言慌亂閃躲。夜白忽然將她逼到墻角,路悠言不小心按到了麥克風的播放鍵,導致夜白誠懇的請求全被音響傳到了會場里。會場里的同學豎起耳朵聽著兩人的對話,都以為是大膽告白,激動尖叫。

    夜白在窗邊壁咚了路悠言,他過于激烈地向不相熟的路悠言表達著自己對希望和未來的渴望,這種溺水之人遇到救命稻草般的狂熱徹底嚇壞了路悠言。蘇珊和林子晏在廣播中聽到情況不對跑來后臺,驚訝目睹了夜白壁咚路悠言“告白”的勁爆場面。周懷安也聞聲趕到,把夜白堵個正著,夜白只好硬著頭皮跟周懷安出來討論簽約之事。

    夜白再三表態自己無意簽約,盡管畫廊待遇優厚,但他想尋求自己向往的生活方向。周懷安不疾不徐,表示自己作為他的師姐,一直以來就很賞識他的才華。表達完贊賞后,周懷安志得意滿地在桌上留下簽約書,踱步離開。

    另一邊,路悠言將幾日來與夜白從相識到昨日鬧劇的事情對蘇珊和盤托出,蘇珊調侃問她接下來有何打算,路悠言茫然不知。而林子晏也在寢室逼問夜白,夜白一再否認,林子晏卻說可以幫他打聽到路悠言的信息。夜白一聽,畫風大變,連忙求好兄弟務必幫自己這個忙,林子晏滿口答應。

    校園里,音響表白一事已經火遍了校園論壇,路悠言走在路上聽到身旁女生的議論,羞得臉頰發燙。結果走到教室,還是沒能躲掉同學們的調侃打趣,路悠言又羞又窘,蘇珊卻遞來了自己的手機,里面赫然是一張顧夜白的照片,路悠言盯著屏幕,若有所思。而另一邊的林子晏也不愧是消息通,很快就打探到路悠言是法語系的學生,連寢室號都打聽到手。夜白坐不住了,當即離開畫室到路悠言寢室樓下等她。

    路悠言蘇珊下課歸來,遠遠看到夜白在守株待兔,路悠言慌亂不已,躲了起來,求蘇珊幫自己探探路。蘇珊大大咧咧站到夜白面前,教他如何俘虜路悠言的心。夜白看到蘇珊也在誤會,一時不知道從何解釋,只能呆站原地。不料有好事女生為他提供了路悠言躲在圖書館的線報,夜白二話不說拔腳就跑。路悠言躲在圖書館,快到她的兼職時間,路悠言急得團團亂轉。她聽說夜白離開,趕緊想沖回宿舍拿書。卻不想命運默默為二人系上了難解的結,兩個人在樓梯間迎頭撞上。路悠言看到撞了夜白,又是自責又是惶恐,她正擔心夜白又做出什么瘋狂的舉動,夜白卻想到蘇珊的勸告,收了直接莽撞的心思,轉而表示自己想請路悠言做模特。路悠言困惑不解,夜白用雙倍工資誘惑她,可路悠言好像不吃這一套,小跑著離開了。好在路悠言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夜白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上天既然安排兩個人相遇,就不會輕易讓有緣之人錯失。路悠言的兼職工作泡湯了,她為了實現攢錢環游世界的愿望,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聯系了許諾她雙倍工資的夜白。夜白求之不得,趕緊準備好畫室等候路悠言。林子晏卻奇招頻出,他讓夜白扮作腿傷嚴重的樣子,還拿了拐杖給夜白唬人眼球。果不其然,路悠言看到自己竟然把夜白撞傷得如此嚴重,心地善良的她大為愧疚,頓時把夜白曾經的騷擾忘在了腦后。林子晏順水推舟,要路悠言多來打點照顧夜白,以此給夜白增加機會,路悠言不知是計,滿口答應。

    夜白看著路悠言規規矩矩坐在那里,腦海中沒有靈感,于是他想到讓路悠言在林子晏的半成品上盡情發揮、隨意上色,或許畫作才能像上次一樣給他刺激。路悠言雖然并未學過繪畫,但還是依言行事,夜白意外發現她對色彩的感知十分敏銳,這可能就是她的畫作能夠刺激夜白視覺的原因。

    另一邊,由于夜白一直在向周主編的《原色》雜志投稿,而他色盲復發導致這一期稿件無法完成。周主編這才輾轉得知原來《原色》上那個自己很欣賞的畫家“臨”,就是侄女口中的金獎提名者Lin,這下他不再懷疑新人的實力,而是督促侄女早日把此人簽約下來。

    雖然路悠言已經在做模特,可夜白眼睛并無好轉,他頓時一籌莫展。路悠言從他的畫作中看出夜白此時正飽受煎熬,整個人頹廢消沉,于是好言相勸。夜白聽著路悠言的安慰,思緒回到了幼時師從遲箏女士學畫的溫柔時光。

    路從今夜白之遇見青春第3集劇情在線觀看

    路悠言回到寢室,告訴了蘇珊和小蟲自己將夜白撞傷的事,還祭出自己的廚藝要為夜白煲湯。蘇珊給忙于兼職的小蟲科普了近幾日發生在悠言身上的數件緋聞趣事,還打趣悠言桃花終于來了。

    路悠言一大早就將自己親手做的美食帶給夜白,夜白看到悠言為他裝出來的傷如此費心,很不適應,本想婉拒。可悠言不由分說地將三明治掰成兩半,一半塞到夜白手里,一半自己享用,還說美食只有兩個人分享才有滋味。夜白聽到這句話,想起自己小時候家境窘迫,哥哥也曾對他說過同樣的話,不由得心下動容。而且,在活潑開朗的路悠言感染下,夜白的視力又意外好轉,只是色彩時有時無、閃爍不定。

    另一邊,魏子健為了看到那個國青金獎提名者的作品,主動請周懷安喝咖啡,周懷安要他戒驕戒躁,可魏子健又提出,油畫系目前有一個去歐洲頂級畫室學習的機會,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入選藝心畫廊的秋季展覽,這樣定可勝券在握,取得學習名額。周懷安婉轉勸他可以投稿別的畫廊,藝心畫廊決定展出的是那個金獎作品。魏子健計劃落空十分遺憾,更對周懷安如此欣賞的神秘畫手產生一絲嫉妒。

    畫室里,路悠言對著自己完成的畫作滔滔不絕地分析起創作意圖,可夜白眼睛卻看不到顏色,他的壓力驟然襲來,擔心自己因病與獲得金獎的夢想失之交臂。路悠言看到夜白神色痛苦關切詢問,夜白卻在看向悠言時視力恢復,他猛將視線對準畫板,這才看到了路悠言色彩斑斕的作品。他大喜過望,起身走向畫板細細觀察著色彩的變化,卻不想自己裝腿傷的事就此露餡。

    路悠言惱火,離開畫室,夜白追趕出來向她道歉,解釋稱自己的本意其實是因為太過欣賞悠言第一次作畫時的配色,才出此下策想留她在身邊,向她學習配色,請求她繼續為自己做模特。路悠言驚訝,但上當受騙的惱火壓過了心底的好奇,她還是轉身跑開了。回到宿舍,蘇珊看到悠言悶悶不樂,提議一起去看籃球賽。

    籃球賽是美術系與管理系之間的對抗,夜白本來不愛熱鬧,被林子晏拉著才來到賽場,瞟了幾眼就開始畫起速寫。場上魏子健帶球走位,引得觀眾中的迷妹連聲歡呼,就連小蟲也在人群中為魏子健加油。蘇珊拉著路悠言來到賽場,兩個人發現小蟲瞞著她們也來看球賽,疑惑不解,正巧中場休息,路悠言便想追上小蟲問個究竟。小蟲急匆匆擠出人群,懷中的書里掉下一封信,信正巧被悠言撿到,她揚起手想找失主,魏子健的好友龍力卻眼疾手快搶了過去。

    龍力看到信件內容是寫給魏子健的情書,反倒玩樂般當眾朗讀起來,悠言被大家好奇的目光刺的渾身難堪,反復辯解也無人理會。正在她備受困窘之時,夜白從人群中走出,奪回信件又出言為她解圍,最后拉著悠言的手臂離開賽場。

    悠言向夜白道謝,并說夜白裝傷騙她的事從此一筆勾銷。夜白還未開口,悠言眼尖地發現夜白剛畫的速寫竟然是在畫她,心下一暖,與夜白再赴畫室。夜白眼睛時好時壞,現在就算盯著路悠言,也一樣看不到顏色,只好先打發悠言回去。他看著白紙無從下筆,想到大賽交稿期在即,愈發愁眉不展。

    夏教授帶著油畫系同學外出海島寫生,龍力拍馬屁要子健示范習作,林子晏在一旁對二人嗤之以鼻。夜白默不作聲,心里浮現的卻是悠言為魏子健加油的模樣,和那封情書里對魏子健的深情表白,陷入了吃醋而不自知的狀態。老師又要夜白上來展示,平日深藏不露的夜白此次牛刀小試,驚艷了一眾同學。魏子健想到昨日夜白的拆臺和現在蓋過他風頭的種種,不由得對夜白產生了敵意。其他同學請夜白幫忙拿書包,可夜白分不出書包顏色,如坐針氈,幸好子晏替他解圍,但魏子健還是對夜白的反常產生了懷疑。

    路悠言自習時總想著夜白,心不在焉,蘇珊湊上來為她解惑,一語猜中夜白心事,說夜白對悠言態度冷淡,八成是因為那封情書的緣故,畢竟喜歡一個人是會舉棋不定的。夜白正坐在花園里寫生,又收到了國青組委會提醒交稿的電話,他望著四周,眼里的混沌似乎感染到了心底。

    周懷安來到學校,向幾日來夜白的“緋聞女友”路悠言打聽情況,路悠言正要辯解,夜白恰好出現。他向周懷安表示自己將無限期推遲對《原色》雜志的投稿,周懷安剛要詢問,夜白就不由分說拉起悠言離開了。

    二人來到操場,悠言試探稱自己喜歡一個人只會當面說出口,言下之意希望夜白不要繼續誤會她。夜白被悠言天真神色觸動,面露微笑,約好下午6點畫室集合,悠言細心發現夜白衣服被顏料弄臟,下午還特意去商場精心為夜白選了新衣。沒想到在擁擠的電梯里,悠言忽感不適暈了過去。

    悠言醒來時已躺在醫院病床上,身邊是一臉擔憂的遲璞哥哥,原來悠言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身體一向虛弱。好在此次并無大礙,悠言為赴夜白之約,謊稱有課急著出院,可惜遲璞本人就是諾丁漢的輔導員,悠言的小伎倆被輕松識破。遲璞甚至懷疑悠言正在戀愛,悠言連忙否認,還撒謊甩鍋給蘇珊,遲璞看著妹妹笑而不語。悠言又使出調虎離山騙走遲璞,自己偷溜出院前往畫室。

    畫室里,夏教授看到夜白只用黑白色作畫,便讓他下課后來一趟辦公室,同學們紛紛猜測夏教授私底下為夜白開小灶。魏子健將同學們的議論聽在耳中,也開始對夜白處處留心。辦公室里,夏教授對夜白不用彩色作畫不滿,他將夜白鎖在辦公室里,要求他現場交出一張彩色的作業。為不暴露眼傷,他只好求助子晏,子晏打電話遠程指導夜白調色上色,沒想到隔墻有耳,魏子健站在子晏身后,將子晏和夜白聯手作畫欺騙夏教授的事聽了個真切。夏教授也發現畫風不是夜白風格,勸他不可自恃天賦荒廢努力。

    夜白離開辦公室,發現天色已晚,不顧天正暴雨,埋頭沖進雨中跑回畫室。沒想到悠言竟還在等待著他,夜白忙將凍得瑟瑟發抖的悠言讓進屋。外面閃電大作暴雨傾盆,天氣惡劣時間又晚,二人不得不留在畫室過夜。悠言和夜白一同上色,活潑的悠言將笑聲帶給了孤僻的夜白,兩個人在畫室追逐嬉戲起來。

    路從今夜白之遇見青春第4集劇情在線觀看

    路悠言一臉油彩狼狽返校,卻被遲璞逮個正著。遲璞揭穿了悠言昨天撒的謊,悠言趕緊發誓自己與夜白只是畫畫,未作其他出格的事。可遲璞卻道如果悠言父親知道她與學美術的人來往,又將如何?悠言忽然怔住。

    藝心畫廊里,路悠言駐足在一副肖像油畫前欣賞,魏子健從背后走來,自我介紹過后,他開始向悠言介紹起這幅油畫的作者——遲箏。魏子健稱遲箏是自己最欣賞的畫家,對她的風格如數家珍,魏子健還據此判斷,畫中的少女應是對遲老師來說很重要的人。悠言一邊聽著魏子健的分析,眼眶竟涌出晶瑩的淚水,她的思緒飄回到幼時,原來,遲箏這副畫正是為她所作。回憶里的遲箏溫柔地抱著她,說畫上畫的是悠言長大后的樣子,還傷感嘆息道自己恐怕等不到悠言長大了。

    魏子健滔滔不絕的分析將她的思緒拉回現實,她悄悄擦干眼淚,跟隨魏子健去看遲箏的其他作品。魏子健滿懷遺憾地感嘆遲老師英年早逝,自己未能當面請教過她,實屬一大遺憾。悠言見狀,將遲箏畫來送給她的書簽轉贈給子健,子健深表感謝。二人正聊得投機,夜白打來電話提醒悠言來畫室,悠言連忙向子健道別。子健追問出悠言原來是為夜白做模特,為了探查夜白的秘密,也順便和夜白作對,他也提出邀請悠言做自己的模特。悠言婉拒離開。

    走在路上,悠言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勸她周末多回家看看。悠言切聲追問父親為何要將媽媽的畫作處理掉,就連媽媽畫給她的那副也未能幸免。原來遲箏竟是悠言的母親。路父推說是為她身體考慮,悠言卻為父親的專斷感到憤怒,狠狠掛掉了電話。

    來到畫室,夜白看出悠言心事重重,出言詢問。悠言講起了在畫廊遇到魏子健的經過,她佩服于魏子健的博學廣知,情不自禁地在夜白面前大加稱贊起魏子健來。夜白頓時醋意大發,又想起今早林子晏看到悠言與男生吃早餐的事,誤以為也是和魏子健,更加嫉妒郁悶。他為了和魏子健較勁,也不甘示弱地道出許多關于遲箏及其作品的信息,悠言看到夜白為了自己吃醋,心下一甜。

    二人走出畫室,夜白提出帶悠言去一個地方,說完他便拉著悠言到了游樂場,悠言不解。夜白解釋道,這里原本是一個少年宮,自己小時候就是在這里走上了繪畫之路,小時候的自己除了畫畫一無是處,還因為內向不合群被小朋友排擠,多虧老師的鼓勵和指點才讓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悠言望著夜白,說出了遲箏曾經掛在嘴邊的座右銘,夜白震驚不已。放下沉重的話題,夜白看到悠言眼巴巴望著旋轉木馬,陪她一起享受了游樂場的樂趣。夜白還決定將公寓整理出來作為私人畫室使用。

    二人來到夜白的公寓,悠言看到夜白的公寓簡潔干凈,但卻缺少一些色彩的點綴。于是主動提出為夜白改造房間,在翻動夜白的書架時,悠言驚喜地發現,夜白同自己一樣喜歡《小王子》,對他的好感繼續加深。天色已晚,二人在樓下依依惜別,還囑咐對方注意身體。這一切都被蘇珊看在了眼里。

    悠言回到宿舍,蘇珊和小蟲早已擺好了逼問的架勢,要悠言解釋現在的戀情。悠言百口莫辯,反復強調與夜白只是普通朋友。可越是辯解,越說明她已經暗暗對夜白動心。另一邊,夜白打電話詢問遲箏絕筆現在的價格,得到回復后便馬不停蹄地跑了出去,還取消了今天和悠言的約定。而魏子健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突然接到姐姐魏佳的奪命連環call,也火急火燎地離開了球場。

    魏子健來到姐姐魏佳的辦公室,魏佳質問他為何在國際青年藝術家大賽初賽就被淘汰,子健推說自己能力不足,魏佳又不依不饒地提到他的同系同學竟能夠入圍金獎提名,意在責怪子健落于人后。魏子健從小到大都被父母要求爭做第一,多年來的壓力使他疲倦而煩悶,一言不發離開了姐姐的辦公室。他來到天臺,一貫冷靜的他在畫板上發泄著自己的不滿和壓力。在看到悠言送給他的遲箏真跡書簽時,魏子健猛然想到,悠言或許是改變局面的突破口。于是他打電話約悠言來做模特,悠言碰巧今日得空,欣然赴約。

    另一邊,夜白來到藝心畫廊,卻被告知遲箏的絕筆畫正在修繕中,他只能先行留下聯系方式。剛要出門時碰到了周懷安,周懷安告訴他,周主編不能接受他無限期拖稿的要求,表示如不能按時交稿就要更換畫手。周懷安不希望這件事發生,和夜白商量,要他給出一個準確的交稿時間和合理的拖延理由。夜白思忖片刻,定了兩日為限,周懷安追問時,他卻又避而不談原因,并且表示自己投稿《原色》從不是為了謀求成名,希望周懷安不要總以簽約畫廊就能功成名就來吸引自己。

    路從今夜白之遇見青春

    路從今夜白之遇見青春

    類型:國產劇

    地區:大陸

    上映時間:2017年

    狀態:更新至30集  / 共32集

    熱門國產劇

    • 一路繁花相送更新至30集
    • 極光之戀59集全
    • 幸福起航更新至13集
    • 將軍在上60集全
    • 柒個我更新至36集
    安徽十一选五app下载
  • <bdo id="kyewy"><samp id="kyewy"></samp></bdo>
  • <code id="kyewy"><samp id="kyewy"></samp></code>
  • <bdo id="kyewy"><samp id="kyewy"></samp></bdo>
  • <code id="kyewy"><samp id="kyewy"></samp></code>